國家能源局主管    中國電力傳媒集團主辦
您的位置> 首頁->中電專稿

奮戰一線丨陶日木風電場星辰里最閃亮的星群

來源: 中國電力新聞網      日期:20.01.03

風電場星辰里最閃亮的星群

李文利

  她靜,在茫茫的荒漠深處,靜得能讓人感受到自己的脈動,聽得到自己的呼吸;

  她透,在純凈的藍天下,澄明剔透的空氣令你心曠神怡,流連忘返;

  她美,在一望無際的戈壁灘中,宛若一朵盛開的白蓮花,那么耀眼,那么奪目……

  她就是坐落在鄂爾多斯市杭錦旗悉尼鎮西北的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陶日木風電場。

  時隔8年,又是一個寒風凜冽的冬日,筆者再次來到陶日木風電場實地采訪,與剛剛投產時的荒涼相比,這里的變化真是翻天覆地。

  推開進場柵欄,一條筆直的水泥路通往綜合樓,兩排低矮的白色護欄格外醒目。路兩邊已長大成林的楊樹、山桃樹在寒風中搖曳,被護欄間隔的小院井然有序。樓后各種果樹交織,不時還有成群的野鴿子從上空飛過,為這個寂靜的場區小院帶來無限的生機和活力。

  陶日木風電場裝機容量4.95萬千瓦,有員工13人,平均年齡26歲,個個都是帥小伙。與其他風電場不同的是,他們全部來自外地,最近的家是距離這里200多公里之外的烏海市。如此年輕的他們,遠離家人,遠離城市,長年累月默默地堅守在這方圓幾十公里、荒無人煙的地方,終日與冰冷的風機為伴,與呼嘯的大風為伍。是什么樣的信念和力量支撐著他們?遠處那隨風旋轉的33臺風機告訴筆者,這里一定有講不完的動人故事,一定有述不盡的奉獻與執著。

  難忘的故障處理

  “我是2012年1月19日風場投產快一個月時來的,到現在還清晰地記著,當時監控器上顯示著安全運行天數29天!遍L得胖乎乎、很健談的值長劉庭首先打開了話匣子。他在這兒工作將近9年,是這里“最老”的員工。剛開始的幾年,他值班、巡檢,出了故障有設備廠家處理和維護,雖然有些孤獨,但也沒覺得有多苦。要說辛苦,當屬2015年設備出保質期后,廠家全部撤離,自主檢修維護成了壓在他們身上的重任。那時技術力量還較薄弱,處理故障的能力不足,一臺風機需要爬2、3次才能排除故障,又沒有助爬器,70多米的塔筒,足有20層樓高。疲勞對他們來說不是問題,及時處理故障才是他們面臨的難題。

  2015年底,24號風機出現故障,劉庭第一次爬上去查到晚上9點也沒找到故障點,雖然已經在風機上連續工作了12個小時,但他沒有休息,回來以后繼續翻閱圖紙,反復研究。第二天天剛蒙蒙亮,他再次爬上風機查找原因,終于發現從機艙到塔基連接的一根信號電纜有斷點。更換了備用電纜,當風機旋轉起來的那一刻,他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獨立完成故障處理。

  最晚來到這里工作的李明又高又瘦,是2017年9月從工作了半年的武川三圣太風電場調過來的,曾經只干過值班、巡檢的他初到這里感到工作量很大也很累。他說:“剛熟悉設備一個月我就跟著上風機檢修,第一次檢修的故障很復雜。早上8點多鐘,我隨郭紅生值長及另外一個同事3人一起上到風機輪轂,中午沒有吃飯,直到下午4點鐘處理完故障后才下來,這是我過去從沒體驗到的!碑敼P者問他,原來的風場離呼市和家都很近,這里這么累,又離家遠,你不后悔?他笑著說:“不后悔,我很喜歡這個溫馨的大家庭,他們對我親如兄弟,工作上教我學技術,生活上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在這里我感到很舒心!

  風電場的“寶貝”

  陳松松家住河北保定,是風電場唯一個來自外省的員工。他原在北京的一家風機檢修公司工作,曾帶隊到蒙能集團新能源公司公主嶺風電場檢修過風機,偶然被新能源公司檢修隊發現是個難得的技術人才,經過誠心實意的說服和挽留調到了檢修隊,后來為了彌補陶日木風電場檢修力量薄弱問題,2017年2月又被調到這里。他的到來讓風場的同事們如獲至寶,振奮不已,只要遇到技術上的難題都會虛心向他請教學習,大家都非常尊重他。

  “他是個全能型技術人才,動手能力很強,不僅會修風機,還會修理各種家電、管道之類的設備!备眻鲩L張所成告訴筆者:“一次,他看到消防水泵房的閥門壞了,需要切割、焊接才能修好,由于管道里有回水,他試了幾次也沒焊好。他與劉庭決定到鎮上找師傅幫忙,沒想到,那個師傅張口就要1000塊錢,并且要車接車送,他倆一聽扭頭就回到風場。最后,陳松松反復琢磨想辦法,這個遺留了很長時間的缺陷經過他的幾番嘗試終于被解決了!

  當筆者得知他在這里的收入還沒有原單位高,對他的選擇感到疑惑時,他略帶靦腆地笑著說:“在這里我的工作與生活很穩定,再不會像過去那樣四處奔波,原來至少3個月才能回一次家,現在沒有特殊情況一個月就可以回家休息10天,關鍵是這里讓我找到了家的感覺和溫暖!彼谶@里不僅能從事著心中熱愛的事業,同時還找到了實現自我價值的機會,筆者想,這才是他對這里心系所在、情有獨鐘最關鍵的原因吧。

  “奢侈”的必需品

  陶日木風電場地處偏遠,離最近的鎮——伊和烏素鎮30多公里,離最近的縣——磴口縣80多公里,離最近的市——臨河市160公里,這為場里員工的工作和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不便,就連買菜、加油看似很簡單的事情,對該場員工而言亦屬不易。說起這些,感觸最深的莫屬兼職負責后勤管理的李嘉毓。

  每隔十天半個月,李嘉毓就驅車來到磴口縣狂購一次米面糧油菜等生活必需品,雖然都是常見的食物,但每次都要往返160多公里的路程,因此顯得非!吧莩蕖。路途再遙遠再辛苦他都不怕,而讓他最擔憂的是夏天的暴雨和冬天的大雪。2018年8月的一天,長時間的暴雨沖斷了唯一通向外面的道路,地面上積水成河,菜所剩無幾,肉也沒了,馬上面臨著“斷炊”之虞。怎么辦?等不是辦法,因為道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修好,只能靠自己。第二天一大早,他與同事憑著對地形的熟悉,硬是艱難地走出泥濘的草原來到主路上……終于買回了所需的物品,現在想想都很“驚險”。

  除了買菜,加油也是李嘉毓必做的事情。他說:“風場附近沒有加油站,每次買菜的時候就順路到最近的巴拉貢鎮為現場檢修的汽車買汽油作儲備。那里的加油站規定不讓用塑料大桶直接打汽油,我只能先打到10升裝的小鐵油桶里,然后再灌到車上70升裝的大塑料桶里,每次需要跑15、6趟才能加滿兩大桶,等油加滿時,人都快累散架了……”

  荒漠“變身”樂園

  乏味的生活需要熱血與夢想來調劑,而茫茫的人生則更需要堅定的信念作支撐。改變這里荒涼單調的生活和工作環境成了初到陶日木風電場年輕人們的“首要”夢想。2012年春天伊始,他們在原場長楊曉春的帶領下修整院里院外,翻地種菜,挖坑種樹。在這里挖一個坑很費勁,種活一棵樹更不容易。沙石土壤,地下全是碎石頭,挖好坑,還需要填充松軟的細土,施上從老鄉家買的羊糞,從300公里之外的包頭市采購果樹苗,因為那里的樹苗質量好,品種齊全,即使這樣也不能保證全部存活。那一年的整個春天,兩個班組除了運行值班人員,其他人員只要閑下來就是挖坑種樹澆水,他們就像對待孩子一樣精心呵護著一棵棵小樹。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第二年的夏天,他們就吃到了自己親手栽種的果實,那不僅是一種享受,心里涌動更多的是成就感。七年多的時間里,雖然場里的人員在不斷流動,但培土種樹美化環境成了來到這里的每一位員工的自覺行動。說話文質彬彬,對吃很有研究的趙苗雨高興地描述道:“今年的梨樹、杏樹結的果子特別多,夏天下了班,大家牽著兩只狗,在樹下乘涼,一邊聊天,一邊品嘗自己的勞動成果,那種滿足感,那種幸福感油然而生!

  是啊,對于他們來說,幸福是那樣簡單,因為吃到一顆最早成熟的果子而驚喜,因為單位給換套新的被褥而高興,因為慶祝生日而感動,因為每天清晨聽到鴿子如鬧鐘般準時在窗前盤旋“放歌”而開心……

  心中有情,何處不是花香滿地;胸中有愛,分秒都是最美時光。

  夜晚,站在陶日木風電場場區抬頭仰望,你會看到星空浩瀚、群星如沸。把目光收回移視,你會看到從集控室、值班室、宿舍樓的窗口透出的瑩瑩燈光,在夜幕的襯托下,亦如點點星光閃映。

  筆者由此想到,點亮這些星光的,不正是窗子里的員工嗎?他們用忠誠的執著和信念默默地堅守著自己的崗位,用青春和汗水鑄就著新時代的風電精神,他們就是風電場星辰里最閃亮的星群,陶日木風電場因他們的堅守和付出而璀璨奪目。

責任編輯:王萍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

附件:

  【稿件聲明】凡來源出自中國電力新聞網的稿件,版權均歸中國電力新聞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想了解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9229693.live。

相關新聞
邀请好友就能赚钱的